上海 ~ 她的故事


星期五一直工作到星期六的零晨才得以收工,我就在想,是不是Joyce不在上海,週末不能跟我瞎混,她就故意用念力使我工作變多(哈哈哈~可憐的Joyce被我污陷)。星期六一早,又被同事的電話吵醒,講完電話,兩眼發直瞪著白花花的天花板,“心”是很想出去走走,“胃”也想吃吃新鮮的料理,但身體確是累的不想動一下,“腦子”和“身體”不斷的在爭戰,約莫一個小時後“腦子”勝出,耶!出門吃大餐囉!


 


今天要去吃什麼呢?答案是~~~不知道!可是肚子已開始覺得很餓了,所以決定還是去最熟悉的九光百貨,先來去Yamazaki買些麵包滿足一下自己的胃,再來選擇屬於今天第一頓真正的大餐。但麵包還沒買,我就先相中一家香港茶餐廳,看著掛在玻璃窗上的烤鴨、燒雞、脆皮乳豬喔呵呵呵呵~~~就是這一間啦。


 


但也不需太開心,因為這家位於久光美食街的“金龍”香港茶餐廳,厚~~那個人不要排的太長喔,但是,我還是要“吃”!拿了張“1人”坐位的等待卷,我靜靜乖乖的跟著排隊,但等了20分鐘後,我覺得我頭暈了(餓到發暈),我就無聲的飄到叫號碼的服務生旁邊,輕聲的問他“請問都沒一人的座位嗎”?呵呵~沒想到他馬上回答我“一個人喔,有,但要併桌可以嗎”?呵呵~當然可以,YA~~吃飯囉!


 


坐在我對面用餐的是一個很有氣質的中年婦女,我有先很有禮貌的跟她說聲“不好意思,打擾了”,她也很和氣的面帶笑容跟我說“沒事”,我才開始要菜單點菜。但這家餐廳不是我想像中的“飲茶樓”,它沒有很多的小點可點,本來我滿腦子都已先想好蘿蔔糕、鳳爪、蝦仁燒賣、粉腸,但菜單上一盤也沒有,不過我還是很“知足”的點了一份燒鴉飯套餐(就是一盤燒鴉飯加上一杯我最愛的凍鴛鴦)。


 


上菜速度很快,我雖很餓了,但我還是先拍了照再吃飯,凍鴛鴦沒有太甜膩,喝到嘴裡有茶和咖啡混合的獨特香氣,燒鴉飯雖然只有兩根青江菜做點綴,但良心說,燒鴉真得有好吃,飯和著醬汁吃,嘖嘖嘖嘖~真是隊沒白排呀,正吃的高興,對面的婦人也買單要離開了,我這才把頭抬起來,剛好她也看著我,我就又微笑跟她點點頭,順口說:您吃飽了呀。


 


婦人說:對呀,您是廣東人還是香港人?我說都不是,她覺得我不像內地人但也想不到我是哪裡人,我告訴她我是臺灣人,她嚇一跳,她說我的口音不像她認識的臺灣朋友,(ㄣ~我當時心想,難到我越來越像外星人囉 ),之後,我就反問您是香港人嗎?她說:不是,我是地道的上海人。呵呵~原來我聽口音,也搞不清楚“儂”是哪裡人啦。


 


她告訴我因為她替香港人工作了十幾年,所以口音沒有那麼的“上海味”,但現在退休不做了。我聽完,很訝異的回她︰退休?不會吧,您看起來很年輕ㄟ;她回答我,要早兩年,她看起來更年輕、更漂亮,她現在因為是生病,而且是生很重的病我實在太驚訝了,她真的一點也看不出是生病,而且她把自己打理的非常好,她的長的很像熊海靈,而且連整體造型都像。


 


她告訴我,一般她不跟別人聊這個的,我微笑點點頭,她告訴我她得的是骨癌。剛開始是乳癌接著是轉移淋巴最後是骨頭,在還沒發病前,她自己開了家賣古玉的店,她愛熱鬧生意又好,發病後醫生告訴她“3個月到半年”,她把店頂了,朋友也少聯絡了,她切除了一邊的乳房和摘除了部份淋巴瘤,她在化療階段,痛不欲生,但她只有一個信念就是 ~~ 我要活下去。


 


時間經過1年多了,她活下來了,病情也控制中,她每天都跟自己說“活著,就是要時時快樂”,聽到這裡,我不禁拿起我的凍鴛鴦,祝這位大姐“身體健康、天天快樂”!她也很高興的拿起她的水杯,和我喝上了這一杯。


 


她告訴我,沒生病前她好愛漂亮,現在她能穿的衣服也少了(我可想像,兩年前的她是非常時髦的),她還從皮包拿出20061212她女兒拍婚紗時和她的合照,哇!那時的她,真的很美。她說她現回到醫院複診,有些醫生和護士看到她,還驚訝的說不出話來。


 


總之,她現在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,來Yamazaki買了她想吃的麵包,她就一定會來這間餐廳,吃她想吃的東西,吃完她還會補補粧,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才離開。


 


用完餐結完帳走出餐廳,望著依舊灰朦朦的上海天空,但感覺我的心似乎是格外的清澈,活著,總是有希望,而快樂又是一切的源頭。在異鄉的我,又聽到一則勵志又感人的故事。

全站熱搜

Son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