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212()


命運大不同


這個月班上來了很多新同學,有很多的同學都是在里昂半工半讀,Maria也將找工讀的機會,但唯獨我是不能找工作的。


 


日本同學是因受聘於當地的甜點店工作,所以他們很自然就可擁有工作證;歐、美、加地區的同學,他們不需工作證就可在法國工作;而我若沒申請到學生工作證,我是不能在此找工作的,但很抱歉,我唸的是短期語文學校不是在大學就讀,所以我就不能申請學生工作證。


 


其實在外短短的一個多月真的讓我覺得“國籍”與“經歷”的重要性,學校有個不知是哪個非洲國家的學生,她有說過一次她國家的名字,但我聽不懂下課也沒好意思去問;家裡應該是有錢人(看她的穿著及行頭),但可能是黑人的關係,平時都獨來獨往(我有時會用法文和她小聊一下啦),但班上有個同學就不太搭理她。


 


而我這個“黃種人”今天也被一個17歲加拿大的小女生“欺負”,平時下課和我那群好友,我們都是用英文溝通,大家都知道我是臺灣人所以講英文時,速度都會放慢盡量講清楚讓我好理解,而我講的英文他們也從沒聽不懂過(就如同外國人和你講中文,即使文法語意顛倒,你也會瞭解他在講什麼,因為你的“中文夠好”)。


 


今天中午吃飯時,我們一如往常圍在圓桌聊天吃東西,我跟其他同學正在討論要去法國其它城市旅遊的事,她就插進來講話,妳愛講我就不想說了(她講話速度快的不得了);我不講她又要問我,要問我就回答,我回答她又聽不懂;我真得有些生氣,我覺得她是故意的,因此,我面帶超甜美的微笑,用英文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大聲的說“對不起,我英文太爛了”,頓時所有人都停下來看她,而不是看我;她才很不好意思的說“對不起請妳再說一次”。其實我當下很想回她“周嬤”我,不想說了(但這句話要翻成英文太難了,這要趙安狄在才有辦法)。


 


她在學校是不跟其它“黃種人”講話的,枉費是一個17歲,年輕又美麗的小女孩;所以各位“家長”請教好自家的小孩,“英文要學好”而且待人要謙和,尤其是對待“老人家”。


 


在學校我真的算是“媽媽”級的學生,但我從不會一付“大人”的模樣與他們相處,來這不就是學法文罷了,哪來那麼多心思。


 


今天開始老師把我調到和Maria他們一起上課,而這位小姐也在這班,她真的是一位聰明學習又快的孩子,分組練習我又跟她同組………☆△#○﹡;我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法文學好,下次要想跟我講話,請用法文。

全站熱搜

Son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